您當前所在的位置 :首頁 > 教學教研 > 教師博客
多磨課,少磨人
編輯日期:2016-4-11  來源:http://blog.sina.com.cn/u/5530379496  作者:范慶元    閱讀次數:次   [ 關 閉 ]
多磨課,少磨人
文/范慶元
      教師在課堂上永遠是戰戰兢兢的,至少對我來說是這樣。雖然站講臺已經三十多年了,但每次進課堂開口說第一句話,我都要琢磨一下:這句話該說什么?與這堂課的內容有什么關系?該用怎樣的語調去說最好?當然,在上課之前的備課過程中,我更是這樣,將一堂課的教學內容和步驟反復地在心中思忖好久:哪些內容該講?哪些內容應該多講?上一個環節怎樣自然過渡到下一個環節?也許我喜歡寫一些散文論文,下意識地也將課堂教學當成了一篇完整的文章來做,也要講究一個主次分明、起承轉合。有時聽了別的老師大開大合的課,我就覺得自己不免有些偏狹,甚至還有些小家子氣。但看到著名特級教師余映潮老師的一句話“多磨課,少磨人”后,我也就感覺有些理直氣壯了。
      這次學校教學開放日,高二語文組統一教學內容——莊子《庖丁解牛》,花了好長時間,想了一個多星期,查閱了很多教學資料,形成了初步的教學思路,寫成了一篇教學設計。開放日定在星期五,星期四的下午放學回家,騎著自行車慢慢沿著馬路邊行進,但腦子里仍然在琢磨著明天這堂課的教學規程:因為這篇文章是選在選修教材里,教學中要重點體現學生的自主閱讀、自主探究特點,而課文所在單元的教學目標是“創造形象   詩文有別”,那么教學過程中又應該引導學生感受和想象庖丁解牛時的神態動作、場景畫面。同時莊子善于講故事說道理,教學的最終歸結點應該是這篇故事中所體現的養生道理、處事道理的感悟。完整的一節課45分鐘上一篇文言文,既要引導學生進行文言知識的常規積累,又要析文悟道,本身就教學密度大,時間緊張,更何況這篇先秦文章生字多,句子難以理解,道理繁復深刻,要在一節公開課上完成全部教學任務幾乎是不可能的,怎么辦?想想都要出汗。再萬一學生因聽課老師在堂,緊張不與老師默契配合,那不更糟嗎?
       車子是越騎越慢,周圍嘈雜的人流車流聲已被屏蔽出去了。我的心里有一次將課文從頭默誦了一遍,希望能像庖丁一樣能找到一個能讓刀刃巧妙插入的切口。
      突然,我腦里一亮:善哉,善哉——惠文王兩次稱頌“善哉!善哉!”第一次是他觀看了庖丁解牛時“手觸”“肩倚”“足履”“膝踦”的舞蹈化動作和“砉然向然”“奏刀騞然”的音樂性聲響后的感嘆,第二次是惠文王聽了庖丁介紹自己解牛十九年從不懂規律到懂得規律、運用規律的成長過程以及在掌握牛的天然結構之后尊重規律、敬畏規律,志得意滿時不張揚的做法后的由衷感悟和感慨。抓住這兩個“善哉”,就能綱舉目張,既能激發學生大膽探究討論、歸納總結,又能水到渠成地引導學生領悟故事中蘊含的養生和處事道理;既避免了原來教學過程的平鋪直敘,又能適時教育學生掌握通過故事講述道理的方法,做到讀寫結合,達到知識與能力的有機結合。
       我飛快地騎車回家,坐在電腦前,毫不留情地刪掉了原來的教學設計,重新規劃了新的教學思路:
       一、布置預習,發放學案:
      掌握重點實詞虛詞“族”“善”“為”“乎”“于”“然”以及特殊句式理解,對照書下注釋,翻譯全文。
       二、走近莊子,溫故知新:
      由《逍遙游》引導學生談談對莊子及莊子所代表的道家思想的認識,為理解“養生之道”做鋪墊。
       三、復述故事,解讀課文:
      設疑:惠文王兩次稱贊“善哉”,分別是針對庖丁什么發出這樣贊嘆的?
      學生描述庖丁解牛時的神態表現和解牛所發出的音樂性聲響。
      學生探討文惠王第二次“善哉”是針對庖丁追求規律(臣之所好者,道也)、探索規律(目有全牛——目無全牛)、掌握規律(神遇神行、游刃有余)、運用尊重規律(技經肯綮之未嘗、怵然為戒)以及會得規律后內斂不張揚(善刀而藏之)而發出的感嘆。交流中引導學生掌握成語:“目無全牛”“游刃有余”“切中肯綮”“躊躇滿志”。
       小組討論:1、庖丁所領悟到的“解牛之道”與文惠王“養生之道”有什么聯系?
                         2、文惠王領悟到的“養生之道”內容有哪些?(結合文句情景分析)
                         3、我們又能從中領悟到哪些人生道理?(結合文章內容闡釋)
        四、拓展延伸,能力訓練
        討論:借故事講道理有什么好處?引導學生聯系《逍遙游》《寡人之于國也》分析歸納。
        思考探究:教師給出的兩段現實生活材料,能從中領悟到哪些道理主旨?(當下材料作文審題訓練)
                          教師改編材料要求,理性辨析,就事說理。(任務驅動型作文寫法指導)
         開放日如期而至,一節課環環相扣,課堂氣氛融洽熱烈,下課鈴響,學生仍意猶未盡。走出教室,我已在心中謀劃好了下一節課重點講授指導的內容,而這恰是這節課中學生暴露出來的任務驅動型寫作過程中存在的誤區和盲點。
         一節課,幾乎耗盡了幾萬個腦細胞,但學生卻在老師的指點下,借助一個簡單的支點撬起了一篇難讀課文的輕松解讀。教師啊,也真的需要經過長久的歷練,才能達到“道進乎技”的境界,游刃有余,直達繁華似錦、姹紫嫣紅的教學彼岸圣境。



 
魔兽世界德鲁伊